女力盛行? 当艺术史里的(女)艺术家重新发声

2021-6-3  潮望艺术网


走进博物馆里,我们会看见许多以女性为主题的作品,从蒙娜丽莎到戴珍珠耳环的女孩,艺术家的画笔以各种或温柔或妩媚的姿态描绘着女神、谬思、圣母。但是,漫漫艺术史中,我们很少看见女性艺术家,而这些美丽的作品中的美丽的女性,总是沉默,我们很少知道她们是谁,而那些拾起画笔的女艺术家,总落为陪衬,要努力的去发声,才能被看见。

男人注视女人,女人看自己被男人注视,成为一种视觉的景观,观看成为一种权力关系。

英国评论家约翰伯格,《观看的方式》




尔玛・斯特恩 (Irma Stern)
《黄色披肩》
1939年作
估价:300,000 — 400,000 英镑



珍妮・萨维尔 (Jenny Saville)
《自画像(头像习作)》
1992年作
估价:250,000 — 350,000 英镑



拉维妮雅.封塔纳(Lavinia Fontana)
《穿绿衣女子半身像》
估价: 15,000- 20,000英镑



卡塔琳娜.伊肯斯(Catarina Ykens)
《花环环绕的蓝衣女子》
估价: 30,000 — 40,000 英镑
等我脱去缪斯女神外衣的那一天,我才发现我不作画已无法生活。

谢景兰

博物馆纷纷以精心策画的展览寻找那些艺术史洪流中被遗忘的名字,比如英国国家美术馆的阿尔泰米西娅・简提列斯基大展,重新梳理她充满戏剧化的一生。在学术机构的推波助澜之下,收藏家也渐渐认识到许多被忽略的女性艺术家,有些甚至在生前已经名扬海外,并且受到肯定,只是后来渐渐受到忽略。



海伦・弗兰肯塔勒 (Helen Frankenthaler)
《无题》
1960年作
估价:90,000 — 120,000 英镑



芭芭拉・赫普沃斯 (Barbara Hepworth)
《形体(印记)》
1956年构思并铸铜,1版6件
估价:110,000 — 160,000 英镑



弗兰索娃・吉洛 (Françoise Gilot)
《弹吉他的帕洛玛》
1965年作于伦敦
估价:120,000 — 180,000 英镑
瑞秋・卢赫 (Rachel Ruysch) 是荷兰黄金时代公认的顶尖静物画家。她在世时已声名远扬,在男性主导的艺坛上获得美誉。卢赫是第一位获准加入海牙圣路加画家公会的女性,后来更成为宫廷画家,生平成就获时人为她立传。婚后的卢赫仍以本名为作品签名,婚姻美满,生育儿女,并没有因为进入家庭而放弃事业,坚持创作至八十余岁。她的作品在当时非常昂贵且备受追捧,表示她的成就众所公认,卢赫作品选集在她去世当年出版,书中有十一位诗人向她致敬,是当之无愧的静物画女王。



瑞秋・卢赫 (Rachel Ruysch)
《静物:池边的花卉、蝴蝶、昆虫、蟾蜍和一只蜥蜴》
1687年作
估价:150,000 — 200,000 英镑
蘇富比的「(女性)艺术家」网上专场中带来许多杰出女性艺术家的作品,她们的成就并非因性别做为区分衡量,但身为女性让她们对于文化与生活有不同的观察与体悟,因而发展出独特的视角与风格。



塞西丽・布朗 (Cecily Brown)
《重述的故事 II》
1998年作
估价:400,000 — 600,000 英镑



多萝西娅・丹宁 (Dorothea Tanning)
《女巫》
1950年作
估价:220,000 — 320,000 英镑

阅读(33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