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机之下,艺术是人类生存过的证据

2020-2-16  潮望艺术网


艺术不论以何种形式去展现,

这些形式都是躯壳和载体,

不是最重要的,

它的内核是人类生存过的证据。

1 艺术家徐冰

2003年4月29日,在非典疫情最严峻的时候,从北京街头收集了一瓶空气,并在瓶身上刻上了日期和地点:2003年4月29日北京的空气。后来,他把这件极其简单的作品命名为《空气的记忆》。






2 盐田千春

1972年出生于大阪,现在工作生活在柏林。她小的时候,曾经目睹了邻居家的一场火灾,她至今仍清晰的记得钢琴在大火里垮掉的声音。后来,她开始尝试把这种对她来说刻骨铭心的记忆转换成相对安全的可见的形式。

她在房间里拉满无数密密麻麻的棉线,从地板到天花板到墙,为所有东西作茧,包括烧过的钢琴,这是她对记忆和遗忘的迷恋。





3 荷兰艺术家伯恩德诺特·斯米尔德

他设计出一种叫“Nimbus(星云)”的装置,可以在房间内召唤出一朵完美的白云!

这一套极其精确的方案必须保证温度、湿度与光照都恰到好处。当一切准备就绪,斯米尔德打开机器,将房间里空气中的水蒸气凝聚起来,再辅以特殊的灯光照明,营造出转瞬即逝却伸手可触的云朵。云朵维持的时间相当短暂,只有30秒,让人体会什么是真正的“浮云”。





4 布尔乔亚

的作品《妈妈》,一件几乎10米高的巨大蜘蛛雕塑沉着地静候人潮,她将母亲的形象联想到蜘蛛身上,她说:“这件作品是为母亲制作的颂歌,她是我最好的朋友,她聪明、耐心、整洁、自给自足、敏感如蜘蛛般,总是辛勤地在织锦机前劳作。”童年记忆成为了她所有艺术创作的灵魂。





5 克里斯蒂安·马克雷

的《时钟》,他从上千部电影中取样,把人类电影史上出现过“显示出时间的钟表镜头”剪接在一起,影片的长度是整整24个小时,每个特写镜头钟表显示的时间都跟一天中的每一个实际时间完全吻合。观众任何时间走进放映厅, 影像中的时间与观众正在经历的现实的时间重叠,会对自己当下的存在产生异样的感觉。

影片呈现了人类社会多样化的遭遇和状态,它的深刻性在于,通过一种技术性的“同步”来揭示一种观念上的平行性,也就是说,电影中的存在不是虚拟的,它也是真实的。





6 丹麦/冰岛艺术家奥拉维尔·埃利亚松和哥本哈根丹麦自然历史博物馆地质学家明尼克·罗欣





伦敦的泰特现代美术馆外,24块巨大的冰块以圆圈状被放置,形成一个时钟。

冰块都取自努普·康格鲁阿峡湾中自然脱离的冰层,格陵兰岛每秒钟流失10000块冰块,这样一种公之于众的过程让“科学数据更加实体化,让我们能够真切地感受到——“‘融化的冰川’这样一个反复循环在耳边的概念在泰特现代美术馆外被具象化,”埃利亚松在《艺术新闻》国际版播客节目中说道,“让大家了解究竟在发生什么,或者说,地球怎么了。”

一起“收集”了这些来自格陵兰岛的冰块,然后把它们运往伦敦市中心,陈列在公共区域后,这些冰块会缓慢融化,直至消失殆尽。

阅读(1173)